当前位置:首页 > > 企业文化 > 职工文学
0

家乡的山路——胡碧荣

  • 索引2189
  • 发布时间2019-11-19
  • 点击次数
  • 加入收藏
  • 发表评论
  • 语音阅读

在秦岭南麓有一座美丽的小县城——洛南。那里有山,有水,有我的父亲!

上大学之前,我从来没走出过那里的群山。对山外的向往和憧憬,在考上大学那一刻迸发得彻彻底底。当时,我绝对没有想过,多年以后常常萦绕在我心中的是家乡那条山路。

那是一条曲折的山路,也是一条经过岁月沉淀的老路。记不清多少次从它上面走过,但它的轮廓却是那么清晰,那么难以忘怀。它像一条孤独的长蛇,安静地躺在荆棘丛中,陪伴着我的童年。我确信,我的人生是从那里开始的。

这条山路的两旁,是乡亲们改造过的梯田,我家的地在山路的尽端。多少次,父亲一只手臂环抱着肩上的农具另一只手拉着年幼的我,往田间去。山路弯弯,杂草丛生,一不小心就会被路边荆棘划伤。有一段山路陡峭,路面又窄,很容易摔倒。

一路上,父亲紧紧地攥着我的胳膊,边走边叮咛:“注意看路,别光往高处看,一步一步要踏稳,这样才能稳稳当当走下去。你长大以后,去了山外,不论路面是否平坦,你都要步步踏稳,一步一个脚印……”在那个懵懂的年纪,我哪能理解父亲所说的到底是怎样一条路,到底该怎么走!

山路的两旁长着一种叶片锋利根系发达的草,乡亲们叫它尖草。父亲告诉我尖草根嚼起来是甜的,在那些闹饥荒的年代,人们撅其根来充饥。我一时好奇,挖了块尖草根嚼了嚼,开始苦苦的、涩涩的,可嚼到后面,果真有一股甜滋滋的味道。父亲看出了我的不解,他摸了摸我的头,“尖草根的外皮是苦涩的,当嚼到里面,甜味就出来了”,父亲深有感触地说:“这就叫苦尽甘来”。在父亲的心中,似乎每一件细微的事情,都会延伸出很多道理。

二十岁那年,我离开了家乡,离开了父亲。在外求学,工作,一晃眼,十年过去了。我去过很多城市,走了不少路。少了父亲的呵护和引导,路该怎么走,全靠自己把握。每一次止步不前时,我总会想起家乡的山路。(胡碧荣)

0